皿蛛

边缘4

纸月:我,就是个纸做的月亮🌙,永远也不会发亮
林烁:我,自带光效,你的光亮,我送你。
纸月:林烁这个光源体耀眼得让我不知所措,老师想我这里扔了颗照明弹,让我的隐形功能失效。同学们听到我的名字黏在林烁后面,会酸溜溜地起哄。女生们会讨论我脸上长了几颗痘痘,每天和他说几句话。如果闪耀得来的是成为别人饭后的谈资,这样的光亮我宁可不要。
林烁:纸月,一直很冷。我的到来像是让她不舒服。我好心帮她打水,她说不渴。我借橡皮给她,她直接把写错的字划掉,我到底哪里招惹她了?

边缘 桥段

“奶奶,您看这款屏幕大,有防辐射保护而且价格不高,虽然不是新款,但性价比很高。很适合您,您要考虑一下吗?”林恩卖力地介绍,年纪大的顾客不多所以她的一流服务并不被买账。奶奶还是将目光投向别处,林恩表示无奈。在旁边闲逛的纸月儿凑过去,悄悄对林恩说:“姐姐,她不会买这款的?”林恩对纸月的质疑不满,没好气儿地说道:“那怎么办呀?我没辙了。”“奶奶👵有她自己的想法,她虽然没使用每台电脑💻,但她一直在试托体积小的产品,而且这是她选择时的第一个动作,所以她更趋向精致便捷的,奶奶虽然衣着朴素,却是带着孙辈来的,你如果向她推荐哪款赠送高配耳机,轻薄的新品,尽管价格稍贵她也会考虑的。”林恩对小丫头的话将信将疑,但还是试着推了一下,果然十分钟后新品卖出。林恩看着纸月儿佩服一笑。

边缘3

她发现身边的这个人的确值得一个班的女生们八卦,回望。一张男主角的脸,光芒四射,尤其那双眼睛里的平静与生气像只拉布拉多犬。过长的人脸识别引起了对方不满。看着他眉宇间微微惊起的波澜,她马上解释:“我就是觉得你的眼睛像我们家大皇。是.....是只拉布拉多。”随即她又觉得自己的话像是起到了反作用。就又笨拙地解释:“我...我是说.....”他却插了句:“黄色的拉布拉多🐶?”“那个...那个huang 是皇帝的皇” “怎么样,比什么烁霸气多了吧”,纸月心想。但其实huang 是惶恐的惶。不知道是拉布拉多幼犬天生的可怜相儿,还是大惶被几次转手的阴影。它有一种和纸月一样的边缘感。
林烁的到来让纸月第一次觉得自己离圆心越来越近,近得她手足无措。
林烁和纸月想象得不一样,他不是高冷系的。不到一周他就成了班里的🏀流川枫吧。不过,最近的热播台剧流星花园将《灌篮高手》的遐想冲走,林烁的角色在类和寺时间摇摆不定,纸月听着争论,还是在原地无奈的笑。恰巧林烁回来,见状调侃:“有那么好笑吗?那你说我是谁?”纸月对林烁的话吃惊😱,他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,怎么也这么无聊,懒得理他,索性回了句:“大惶,还是大惶儿好。”林烁的脸......铁青.....狰狞

话说滤镜 @格里菲斯天文台 爱乐之城

边缘2

生活是什么样子🤔?它像是个抽水马桶,霸道地把在边上打转转的人拽到中间,又把在中间盘踞的人甩到边上。
纸月被拉到中央是因为.......没错又是同桌,经典校园剧桥段。
他,叫林烁。她第一次听到是在班里女生嚼着薯片的嘴里传出的,除了嘎吱的脆响还有嗲嗲地余声。上课铃响,她开始用这个“shuo”组词,朔阳......广东人,硕果、硕士...望子成龙,硕大,丰硕,肥硕...噗嗤她轻笑。只见一书包横飞过来,它的主人清了清嗓子纠正说:“是闪烁。”她一怔,原来由于词汇量太大,想得太扯🤪等诸多内部因素,她错过了他的自我介绍,错过了老师眼神里的欣喜期待,错过了同学的起哄掌声,却没躲过老师的眼神。是因为他个子高,她坐在后面?还是因为老师故意刁难?算了,随便他,I don't care.不过有人在乎,比如班里女生不住地回望。她忍不住顺着某一束眼光看过去,发现.......

边缘1

应该是在走出小镇之后,纸月开始习惯性地从人群中央移蹭到角落,然后礼貌性地沉默,甚至小小地溜号。有时,她也曾害怕自己会不会被遗忘,她也努力地附和一句半句,到头来还是觉得自己有些虚伪做作。
走在人群的边缘,她没有事不关己的孤高,也没有低眉顺目的卑微,实际上她想做的是一个生活的录像机,用第三方的视角看人看事看自己,她以为这样水一般的状态会与火花绝缘,但.......生活还不至于肤浅到让一个十几岁的毛丫头随随便便看透。

比得兔们的快乐实实在在,就是...一院子的菜

关于桃子🍑

她说过“难过的时候 吃个桃子🍑就好了,既然想控制情绪,就别想再控制食欲。”
他也记下了,之后他尝遍了超市的各种桃子,他知道什么季节要吃什么品种的桃子,他也知道她一刻的情绪适合吃酸一点的 还是甜一点的
这次,她却说:“每次你怎么都随便那个桃子给我,是想堵住我的嘴吗?你,你是不是嫌我烦了?”
他沉默片刻,终于开口:“有谁的冰箱里一年四季有桃子吗?”她一怔,又听他说:“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安慰你,你不用听什么道理,也不用长大,更不用逼着自己去懂什么人情世故,这些我来处理。而你,就吃完桃子,擦干眼泪,糊里糊涂地继续做着梦,这样,挺好的。”

喜欢这种 朦朦胧胧的蓝 慵懒的日子 慵懒的蓝